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精選話題工具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古月山林 | 14th May 2009 | 成語故事 | (112 Reads)

這其實不是一句正式的成語, 不過卻有警世的作用.

巴蜀為天府之國,足以閉關自守,乘時崛起者,都竊踞稱雄,像西漢末公孫述,三國劉備,東晉李特,南北朝蕭紀,唐劉闢,五代王建,孟知祥等。縱觀中國歷史,華夏有變,四川先為兵鋒,有“天下未亂蜀先亂”之號。“天下未亂蜀先亂,天下已治蜀後治。”最早見於明末清初人歐陽直公的《蜀警錄》,其中就是對明末流寇張獻忠這個殺人魔王的總結。辛亥革命前夕,也是四川先發生保路風潮。在中共治下,文革期間兩派之爭,四川的武鬥可稱全國之冠,動用到最先進的武器。改革開放後,1993年四川發生仁壽縣的農民抗稅大暴動,有一萬五千人參加,逼使朱鎔基大力減輕農民負擔。而最近十天內四川所發生的兩次農民大暴動,每次人數都達數萬之眾,是中共建政以來新紀錄,預示中共的統治出現新危機。四川之先亂,有多種原因,除了四川人的性格(不知道是否與喜吃麻辣有關),也在於人口眾多而又“山高皇帝遠”。四川本來是中國人口最多的省份,有一億多人 。

2004年的10月18日,重慶市萬州區爆發了一場震驚全省的事變。這天下午1時許,“棒棒”(挑夫)余繼奎途經太白路,不料肩上的扁擔碰到背後的一位婦女曾慶容,曾慶容隨即上前打了餘繼奎一記耳光,繼而其夫胡宗權又奪過扁擔連續毆打餘繼奎的雙腿,意在斷了這個挑夫的生路。路人實在看不下去,勸其莫打。但胡桀驁不馴,說:“我是房地局的局長,打死他也不過賠20萬!”周圍群眾一聽胡是局長,且出此狂言,就如火星濺入汽油桶,立即烈焰沖天,將胡、曾夫婦團團圍在眾人的怒火中,一時交通為之阻塞。

不久,警方到場。警員只簡單盤問了“局長”夫婦幾句,未給說法,未予公斷,就強行驅散民眾,將“局長”夫婦保護性地帶上警車,絕塵而去。民眾認為這是官官相護,愈加憤怒。於是人群越聚越多,外電報道約有三四萬人,一擁而去包圍區政府大樓,高呼口號,示威抗議,要求交出打人兇手,給予嚴懲。警員和政府工作人員在慌亂之中,立即組成人牆,阻止人群衝擊政府。示威民眾用磚頭瓦塊砸向政府大樓,並且推倒和焚燒數輛警車。事態甚為嚴重。萬州區委領導召開緊急會議,成立前線指揮部,啓動突發事件處置預案。公安部門隨即抽調大批警員,保護黨政機關及重要場所。稍後,重慶市委書記以及正在北京中央黨校學習的萬州區委書記也分別接令火速趕至萬州。

當晚,萬州區常務副區長發表電視講話,承諾一定查明真相、嚴懲肇事者。入夜,當局開始清場,數千防暴警察全副武裝,驅散大樓前和廣場上的人群,事態逐漸得以平息。

官方媒體對此事件只作低調報導,並稱聚集民眾只有千餘人。對官方的統計,民眾早會折算,有道是:“報導好事,要打對折聽;報道壞事,要加十倍算。”如果聚集民眾只有“千餘人”,何必動用“數千防暴警察”?以至當地警力不足,還緊急從周邊縣市調派軍警?如果積聚的民眾只有“千餘人”,怎會定性為“突發性大規模群體事件”?


 

但凡國內出現大小民變和騷亂,當局都說民眾“不明真相”。上一世紀後30年,在天安門廣場出現的兩次震驚世界的政治大動亂,也說廣大群眾“不明真相”。可毛澤東諄諄教導我們,說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可怎麽一出現群體動亂,群眾就成了不明真相的群“盲”?其實民眾是心知肚明,只是當局在掩蓋真相,掩蓋“官民衝突”的真相,害怕民變所透露的國不泰民不安會有損“盛世”形象。

萬州民變鬧得如此之大,起因則甚小,路人無意相碰這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在全國任何一個人口比較密集的城鎮,每時每刻都會發生;而且絕大部分都無需民警調解,便會自行平息。而萬州的這樣的小事何以會演變為非動用數千軍警才得以平息的民變呢?主要原因就在於當事人胡宗權他自稱是“房地局長”,是“官”!於是平時鬱結於胸的對“官”的憤懣就爆發了!最可笑的是胡宗權並非房地局長,經警方調查宣稱,他只是房地局下面的一個水果市場管理員,而且還是個臨時的。這真是諷刺喜劇!如果當初他不假冒局長,絕不會釀成後來那麽大的亂子!可他偏偏假冒了,終於使得由此所引發的亂子已不再是一般的民事糾紛,而變為深刻的官民衝突;包圍政府、焚燒警車所發泄的也已不再是對胡宗權這一個“官員”的憤怒,而是對整個官僚階層的仇恨了!


 

天下未亂蜀先亂。在萬州民變之後,同年十月底,四川漢源也發生了因政府修建電站,淹沒農田,而克扣賠款,補償不公所引發的十幾萬人的大規模騷亂。在這此以後,全國各地越來越亂,勢頭也越來越猛。2005年中國《社會藍皮書》說,中國群體性事件從1993年的1萬起,增加到2003年的6萬起,參與人數也從73萬增加到307萬。2005年7月,公安部部長周永康指出:十年間,群體性事件的數量增加了6倍多。特點是:數量明顯增多,規模不斷擴大,涉及各個領域,行為方式激烈,而且組織化傾向明顯。這麽多、這麽大、這麽廣泛、這麽激烈的亂子,大多數是因為政府機構或官商勾結侵害民眾利益,尤其是在農村征地、城市拆遷、企業改制、移民安置等問題上更為突出。

川蜀之地,近期有兩宗罷工事件,引發各界關注。一是重慶的士司機大規模的罷駛抗議事件,另一宗是重慶、四川近百所學校的中小學教師自發罷課,抗議低工資。這兩宗罷工事件,參與人數之多、涉及面之廣,是近年來所罕見的。

重慶的士司機罷駛持續兩天,抗議組織者聲稱當局整治冒牌的士不力,同時行業經營成本奇高,使的士司機謀生不易。罷工期間,全城的士停駛,當局出動大規模警力上街維持秩序。

這都是一些看似不太起眼的成因, 但後果已經如此嚴重。

現在, 中央政府默許和包庇四川地方政府集體性地以謊言和各種高壓手段去掩飾他們過去因集團式的貪污行徑而導致大批學童死於"豆腐渣工程"的罪惡, 不啻是把全國的安危置放於一個能量不斷膨漲而有隨時爆發的火山口! 後果真是不堪設想啊!!!